法币只有某个国家的信用基础,即使美元这种硬通货,在发生危机时,至少美国政府代表的是美国人民的利益。但是比特币,他的信用基础是全球性的。以前,所罗斯等金融大鳄对小国家的法币进行洗劫时,何等威风,但今后这种现象将不复存在了。当今后比特币已经深入到经济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之后,任何一个国家或一个集团(如量子对冲基金)想打压比特币,只要他手上有比特币,他自己也必然要受到损失;如果他手上没有任何比特币,因为比特币的深入人心,他所在的国家的人民手上有,他就必然投鼠忌器,害怕遭到本国人民的反抗,因此这种打压动机就无法产生或无法强烈起来。

因此,只要国家机器存在,比特币就不要想着替代法币(也不可能),但其出生的基因决定了今后必然是世界货币的代名词!一定是法币的重要补充!当务之急就是从技术层面与宣传层面尽快主动与政府建立对话机制。

一、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货币的发展反映了新经济体系中自发萌生的新货币形态的内在创新需求,代表了新知识和信息机制所引发的历史进程中的一个重要构成。国家的消解、秩序的重构、全球政权组织形式的嬗变正在进行之中,比特币将伴随这一过程持续发展,并以其开创性的探索实践逐步挑战乃至颠覆传统的货币理论体系。

二、自古以来国家并不是货币的唯一信用基础,如今数字货币的价值基础超越国家信用不足为奇、无可置疑,这是一个在新知识信息机制和新经济实践的支持下在更高层面上涌现出来的货币信用领域的自我嬗变现象。

三、基于传统货币的货币政策作为国家宏观经济调控的重要手段仍然在国家制度实践中长期存在,但这并不代表不能支持国家宏观调控的数字货币就因此不会发展,相反数字货币作为聪明货币将从去中心和跨国界角度提出更加有效的宏观经济自我调控的解决方案,这是全球社会化潮流大爆发的重要价值之一。

 四、当前比特币在支付手段、流通性、替代风险等方面所体现出的的货币功能发育不完善问题确实存在,但这一阶段只是因其在传统货币体系中破石而出必然要经历的一个初级阶段,这并不代表比特币的未来。未来比特币们将在更新换代中自我完善。

五、缺乏央行调节机制恰恰是比特币的先进性所在,其聪明货币的属性可以实现比特币的自我调节,比如随着宏观经济的过度扩张或过度紧缩比特币可以在供应量、冻结率、流通性等方面做出反应。

六、比特币的发行上限并不代表流通上限,未来比特币与经济增长之间将呈现一种“聪明的同步”,这可以通过在微观层面的数据采集得以实现,这也将生成人类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社会化大数据体系。

七、比特币并不是私人信用货币,其基于全球参与的信用基础远超出私人发行货币,仅从信用角度看比特币是以其交易和信仰活动作为同步的增信活动。

八、数字货币是在传统信用货币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货币的高级形态,其同时也是信息货币,而不仅仅是信用货币,其价值构成之中除了信用基础,更有信息基础。

九、数字货币中存在竞争更存在协同,不管未来发展如何,以比特币为龙头的多币种的数字货币群体格局正在走向稳定,比特币的不确定性正在降低,对其货币功能的投机干扰从长期看也将逐步降低。

十、比特币交易市场本质上是比特币价值发现体系,未来更多跨多币种和实物、产权、商品的交易将推进比特币的价值发现,而在当前特殊阶段比特币只能通过传统货币间接而渐进建立其作为一般等价物的价值尺度功能,但最终比特币将发育成长为功能完全的货币。

No Comments 货币体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