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疑虑:
1、比特币能不能做为货币。
2、比特币的数量固定的设计是对的吗?会产生真正的通缩吗?

法币的风险,归根结底是统治者可以用用虚无换取我们的所有,也是经济大起大落大环境周期性恶化的主因。人们认识到这一点,比特币这样一种可以点对点交易的加密货币才能被越来越多的人赋予昂贵的价值。未来会怎样,并不能用历史来判断。但是法币操控的经济秩序(毋宁说是经济纪律)、扭曲的市场,必将导致系统性的崩塌。在此之前,金银和比特币都可以说是候选货币,一个可贵在历史地位,另一个则是技术优势。一个由于政府高度支配可能会成为法币的救火队员,另一个则借助市场的力量发展,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秦未失其鹿前结果完全无法断言,今天从理论上断言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不可能的,都是没有靠得住的根据的断言,正如断言金银复兴不可能一样,本文作为“无现金”系列文章的番外篇,想要说的就是为什么比特币是可能的。顺便也说一些对经济学理论观点的反思和进一步思考。
奥地利学派开山祖圣卡尔·门格尔揭示了,货币来自一个经济体内最适销的商品。商品的本质是其存在价值,从牛羊、布帛、贝壳、金银,货币是从商品中来的,但并不是说货币一定要有商品属性,历史不是其本质的定义。人类使用商品作为货币,是行动人有目的的行动,重要的是目的,而非手段。货币不管是什么,始终是交易媒介,人们用过很多种货币,当他们使用新的货币的时候,一定是旧的货币多有不便,于是转换。而这种转换,在这种转换中,看破表象,货币的核心性质才能被理解。

经济性质不是内蕴于物的,而是人行动实现其目的,赋予不同手段以不同的含义,货币也是如此。当人们仅仅需要用货币方便一次集市的交易的时候,本区域最适销的产品比如牛羊就足以达成这一目的,但当人们需要用货币跨期结算的时候,遇到病害很容易死且不同质的牛羊显然不再适合,于是发展到金银,而今天的情况是,于是货币再次其变化,我们要在市场需求的变化中分析它。
在金本位时代,黄金的货币价值与其工业价值并没有那么大的关系。人们说今天的金价被低估和被高估,其实不是对黄金本身的判断问题,当你只考虑其工业用途,今天的连连下跌的金价大概还是被高估了,但如果黄金重新成为货币,则一定是大大低估。然而今天的货币是法币,黄金只是一种人们认为可以储存价值的投资品。
当我们的经济体更加广阔,跨越国界的时候,黄金又遇到了一些问题,就是我们上文说的支付不便,进而作为货币代表物的票据、存单,代表货币执行了流通职能,进而出现了部分准备金的风险,由此产生了信贷波动。除了涉及诈骗的部分准备金带来的收益,银行还有正儿八经的保管费收益,而当完全准备金存管向储户收取存管费用的时候,用票据交易就涉及到费用谁来缴纳的问题,由于存管费是按照时间收取的,大概是在取款的时候缴纳,就像我们买房子契税谁交的问题一样,无论买卖双方谁来缴纳,这部分费用必然是包含在价格之中的,那么也就是说票据上的金额缺掉了保管费一块,却被认可作为货币使用,这部分价值是对银行提供保管汇兑服务的认可,跟自由市场下的民间银币一样。当票据变为不要保管费甚至有些许利息的部分准备金活期存单的时候,这种费用转化为风险的形式存在。

金属货币价值虽然一定高于其作为工业原料或消费品的价值,才能成为行动人拿出来交换的货币,但是其货币价值与商品用途并不发生关联,使用黄金作为货币的人,需要的是商品来满足其欲求,这种所需的商品不是黄金,而是其他东西,黄金在这里只是手段,使用这个手段是因为它是可靠的,没人能不付出任何代价虚增黄金,人们相信,在他卖出自己的东西换来的黄金,足以使自己买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而在货币的发展中,作为交易媒介,其价值包含了越来越多与贵金属本身无关的,却专门为了货币交易而发起的服务的价值。奥地利经济学派认为在市场交易中,物财和“有用的人的行动”(包括服务)都是有价值的财货。在货币发展的历史上,它们和谐的包含在货币这个概念之中。无论服务还是物财,只要方便用于交易,行动人相信其价值稳定,就不会拒绝将之用作交易媒介。货币曾经来自于商品,并不能推出来货币作为必须有作为货币之外的商品价值。

除了金银,无形的服务也可以是货币价值的一部分。那么,为什么法币是虚无,而不是政府为纳税人提供的公共服务呢?重点在自由市场中货币中的服务部分,是交易双方自愿接受的。而法币是统治者强令的,虽然背后也有官僚机关的“服务”,但这个服务的需求方是统治者,而不是被迫使用法币的尔等。就好比说我们不能因为看起来身体都是在消耗卡路里做功,就把采石场自愿接受雇佣的工人和被奴役的奴隶划等号。再有一个就是,自由市场提供的服务作为货币的一部分是可度量的,法币是不可度量的。

政府经济学家在回顾货币史的时候,往往把法币作为统治者的功绩,因为它解决了贪婪的银行家信贷扩张导致的挤兑风潮,维护了社会稳定云云。实际上无论银行部分准备金的代币还是货币本身比如金条,在经济中起到的作用都是媒婆的作用,把消费和需求衔接起来。如果你想要婚配,你需要找个靠谱的媒婆,只要你足够审慎不轻信,媒婆可以帮助你达成目的。然而法币同样用于保媒,类似于红色高棉波尔布特政权曾经实行的婚姻配给制,党委为你指定婚配对象不容拒绝,那么谁会认为后面这个更可靠,更能带来幸福呢?如果有,他一定是是屌丝,还得是蠢的。

央行的存在本是为了“解决”部分准备金商业银行的问题——用吸食海洛因的方式解决大麻成瘾。归根结底还是经济活动在深度和广度上的飞速发展,导致了对交易媒介、货币在交易频次、广度上更高的要求,对于金银本位社会来说,除了运输成本,还有盗抢、天灾、事故等风险。这样,银行汇兑替代“去中心化”的传统交易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黄金作为国际货币,以借贷或存管的方式集中在商业银行里,银行的存单替代存储物来流通,钱集中了就会遭贼,贼之大者莫过于统治者。——所有的传统商品货币都必然存在着这样的痛点。挪用存款、开具还没有现金入账的存单这类事情,如果没有银行去做,我们反而要怀疑人类这一物种的智商了(因为我不怀疑大众的道德)。比特币就没有这种担忧,因为即使为了高频交易将币委托给中心化机构,也不存在调拨递解的时间,一切都可以在链上点对点操作,中心机构扩张信用,能更快被发现。

在我们需要把钱托付他人之前,除了利息的计算,最重要的莫过于一旦对方违约,你能不能搞定它。人们通常的理由是没事,衙门能搞定银行,它要是跑路就报案。但是,没枪的骗子你都未必搞得定,有枪的统治者凭什么为你服务?你能搞定统治者?对储户耍手段的银行家当然搞不过衙门,但银行家能让统治者更容易的发财,结果就是银行家难免被搞,但最终的结果是没权没势的你被所有人搞,而你一直在为它提供搞你的机会。本来银行的挤兑、破产,本来可以通过储户的审慎和商业中常见的分摊风险的手段控制住,结果受不了风险向权力机关召唤神龙,拱手让出财产权和自由的被统治者却给了统治者操控货币的机会,可谓太阿倒持。

黄金由此从分散各地的传统流通方式,变成了高度中心化的流通模式。一切传统的商品货币都避免不了这个模式,而高度集中。而中心化带来贼人的窥探,统治者就是最大的贼寇,它以个别银行的破产失信为借口,以保护储户为名义,抢劫了所有银行,让纸币替代硬币成为流通手段,最后让法币与黄金脱钩。这都是中心化货币导致的——或者说是中心化的货币流通引诱的,而比特币的价值就是解决传统商品货币必然中心化的问题。黄金除了交易价值还有其他商品价值,没有什么可以沾沾自喜的,它的缺点同样明显。人们对货币的需求是交易、预筹和经济核算,而不是其他商品价值的需求。

除了没有作为交易媒介之外的使用价值这一点外,比特币另一点被人质疑的问题就是数量。主流经济学说比特币数量固定,一共不到2100万个BTC,除去被锁定在冷钱包中丢失的,最终可流通数量只能更少,货币会不够用。也有经济学家说,数字货币没有国家背书,竞争币山寨币迭出泛滥成灾,干扰经济秩序……。一连串的屁话臭不可闻,还有说因为数字货币能分叉所以BTC是通胀的,不同质的东西能往一起加总数,也不知道这些经济学家跟体校哪个教授学的经济学。

货币数量是个敏感的问题,经济学家总有一种妄念,就是货币需要固定在一个恰当的数量上。这势必是个妄想,因为钱很可爱,不咬手,除了流通买东西,还有其他职能以满足人的需求——比如储蓄。狭义的储蓄不包括把钱借给银行——那是一种投资,而仅仅包括存在自家保险柜或银行金库,没有授权银行使用的货币。没有进入流通的货币,就不会影响价格的形成,而这个退出流通的货币量其实是没有常量规律可循的,而货币的增长同样也是这样,比如金银货币时代的矿产开采和毁器私铸。很多古典经济学和现代的错误经济学理论认为,这是一种破坏经济秩序的行为,因为会导致货币不够用——“通货紧缩”——统治者应该通过降低利息,打击这种囤积者;另一方面,包括很多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反对部分准备金制银行,认为这将导致“通货膨胀”的弊害。这是经济学一个非常复杂烧脑吵了上千年的问题。我也是经过漫长的阅读、思考,反复从局部到整体颠覆自己的观点,才有了较为清晰的认识。希望能用两到三小节也就是两三篇文章的篇幅,把这个问题说清楚。
数字货币的价格取决于人们对其的需求,如果数字货币的性能和功能越来越强大,则其需求自然越来越多,价格自然越来越高。

随着这种发展,实物通货变得越来越麻烦。人们对通货的交换价值越来越重视。为了交易的便利,通货也在变化。一般来说,通货是这一经济体最适销的那些商品。
所谓“价值尺度、流通手段、贮藏手段、支付手段和世界货币”大半都是完全错误的。不属于货币的本质,只是货币在一定前提下的功能,更有一些不过是市场条件下的现象。

不是价值尺度,而是记账单位货币既不是价值的尺度,也不是价格的尺度。

货币价格只是一次交换中货币的量。如果这个量在一般时间中是相对稳定以至于某种程度上可预期的,不过是因为套利交易的存在使供求曲线变得圆滑。这是在不受干预的较成熟市场中的一种现象,不能说是货币的本质职能。
货币不是价值的尺度,价值决定人的行为,它并非用货币度量,货币只是在市场上获取财货的手段。价值是一种心理现象,是交换存在的基础,是人对财货的一种主观评估。当我说我觉得这个松下洗碗机买的值的时候,并不是用3000多块钱的价格来衡量它,而是将它与其他在那个时间节点上价格近似(上下浮动由行动人主观把握)的东西:马桶圈、健身房年卡、索尼动圈耳机、3个门罗币、1个Bitch cash(BCH)、3000元存款或理财……相排序,通过行动,寻求欲求的最优满足。比如同样甚至更贵的货币价格,Bitch Cash对我而言没有价值,我不会购买。回到松下洗碗机的问题,如果我在这个时点是花了3380买的觉得值,那么如果是3400我大概依然觉得很值,一元一元加上去,终于有一个价格我会觉得不值,这个价格不是一个数字,而是代表着我想买的另一个具体的商品,这种心理实验充分揭示了价值是主观排序的本质。

货币甚至不是价格的尺度,货币的本质是为了卖出而买入的交易媒介,其核心质量是购买力和流通性。但是这两个性质是不断变化的。每一样产品的价格都在变化,相对稳定仅仅是一种假象。今天的十块钱,与明天的十块钱购买力不同。而未来才能获得的钱与手中的现金本质上更是天差地别。今天比特币场外交易很昂贵的价格,倒退一个月就是让利大促销。在不同地点,货币的效用同样有差距,两个不同街区的菜市场都有些微的不同,莫说更广阔的世界。货币不是价格尺度,价格仅仅是交换的货币的量,人的行动模式、企业家的盈亏表自带纠偏功能,这一点在下一篇文章论述通缩的问题的时候还会更详细的说。

货币的职能除了交换媒介之外,就是记账单位。人们用投入和产出的货币价格预估,来预计自己行动的盈亏,并在行动结束后,可以通过账目反省总结自己过去的行动,获得宝贵的经验。记账服务于人的盈亏核算,是人的心智工具。
是交易媒介 不是世界货币贸易不是两个经济区域或国家之间进行的,而是具体的买家和卖家之间达成的,一种交易媒介只要双方认可,就可以达成贸易。需要所谓的世界货币,是行政的力量割裂世界市场的结果。世界并不需要一个统一的世界货币,现实中没有,过去没有,未来也不需要。甚至一国也不需要统一货币,远在汉唐近在民国伪满,现在的津巴布韦,甚至香港等自由港,多种货币流通,自由兑换都是可实现的,而且并不束缚经济,如果经济凋敝,要从其他方面找原因。

是储蓄手段 不必然保值但最为靠谱

未来的不确定性是人们储蓄的主要动力之一。储蓄的问题很复杂,无论是囤积货币,还是存入银行成为贷款,储蓄都成为社会资本的一部分,然而这也是备受主流经济学诋毁的一部分,囤积货币,制造通缩,危害经济云云,这个问题我们在下一篇文章时候深入讲,因为比特币的一大“罪状”就是锁定数量,不能满足他们所谓的经济需要,这个问题要好好掰扯一下。

综上所述,我的观点是,货币的本质是交易媒介,他的职能除了交易媒介外,就是可靠的储蓄手段和记账单位。

货币曾经是什么不重要,货币应该是什么很重要。为什么额我们对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加密货币替代法币抱有愿景,是一夜暴富的幻想吗?并不是,而是我们认为加密货币是更诚实更有利于我们每个人的货币。这就要涉及应然层面的货币属性。
比特币已经是一种货币。它是一种交易媒介,包括我很喜欢的门罗币和我很不喜欢的BCH的法币价格都是从比特币换算来的,因为比特币与法币的市场交易大,一般小币种没有稳定可靠的与法币直接交易的渠道。所以比特币一旦下跌,市面上所有的加密货币和代币都会跌。除了比特币外,直接与法币沟通的以太也会受到影响。但以太大跌对比特币的影响却没有那么大,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换成了法币,而是有一些人换成了比特币。以太也好,代币也罢,比特成为许多人回归法币的跳板,被拖累下跌,但是毕竟有一部分人在比特上停下了脚步,所以跌的没有其他币那么狠。这体现了它币圈链圈通货的作用。但是它想要更进一步,要么等着链圈有真正有意义的项目落地,要么直接与传统商品直接交易。否则它还不是传统世界的交易媒介。同样,在储蓄手段和记账单位上,囤币党和币本位投资者背书着货币职能的存在,但同样也局限在这一新兴“经济体”的局限内。

不久前,高大上的G20财长会议确认了比特币的是商品,而不是货币,原因是不具备主权货币特征。我们似乎应该欣喜,它承认了比特币是商品,而很多人否认比特币成为货币的可能的原因就是,它不像黄金那样是商品。这个问题我在这个系列文章的第一篇中说了。但说没有主权背书所以不是货币,就滑稽了。没有主权货币之前世界上没有货币吗?并不是这样。无论是更好的货币的“好”,还是现行货币的“差”,一定是在以上货币基本职能上优化或者劣化其功用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